一家四代学医据守乡村百年:“做医生,等于做好事”

1970年,25岁的莫康平接过中山医学院颁布的卒业证书,回到东莞市桥头镇石水口村,从此扎根乡村,成为中国第一批“赤脚医生”。近半个世纪从前,往常,74岁的莫康平偶尔仍会出现在康平诊所,仍有村民上门找他看病。

据守乡村,初心不变。莫康平从来也没有忘记过母亲邓衬婵常说的一句话,“做医生,等于做好事”。邓衬婵生前曾是远近闻名的接生婆,石水口村现在30岁~70岁的人中,良多都是由她接生来到这个世界的,不少家庭的父一辈、子一辈都是由她接生的。

薪火相传传医道,一脉相承承仁心。往常,莫康平的两个儿子、两个儿媳、一个女儿也都是医护职员,儿子莫剑良更是东莞第一批全科医生。孙子莫浩聪刚被暨南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,预备上初一的孙女莫睿盈的抱负则是未来做一名儿科医生。

“我母亲接生从来没有失手过”——

全村由她接生的超过1000人

8月12日上午9时许,莫康平躺在家里的长椅上瞌睡。起得太早,还没到中午,老人家就有点犯困了。毕竟已经74岁,他的身材愈来愈
差,10年前患过脑中风,3个月前又产生
心脏阻塞,幸而抢救及时。

离家大约10米外是“康平诊所”,那是以他的名字定名的诊所。2014年之前,这里一向叫“石水口卫生站”,属村集体所有。石水口是桥头镇最大的村,户籍人口近4500人,“石水口卫生站”多年来承担着保障村民基本医疗的重任。

村民信托卫生站,信托莫康平,更信托莫康平的母亲邓衬婵。邓衬婵诞生于1919年,比她大8岁的哥哥邓学而1934年卒业于上海南洋医学院,曾做军医,后返回东莞,在石龙等地开连锁诊所,打出了“全科医师”的招牌。邓学而的老婆刘爱莲当时是石龙的妇产科医生。邓衬婵成婚前就时常在哥嫂的诊所里帮手,学会了接生。

1936年,邓衬婵嫁到桥头镇石水口村,一边种地,一边接生。她把自家的床当作产检床,为孕产妇进行检查,接生时,她开创性地用碘酒消毒脐带,石水口村由她接生来到这个世界的村民超过1000人。

莫焕深本年64岁,他和兄弟几个都是邓衬婵接生的,他和老婆吴彩娣生育的5个孩子也都是邓衬婵接生的。

2001年,82岁的邓衬婵过世时,良多村民都流泪了。莫康平仍然记得,当时母亲要耕田干活,有人要生了,她就撂下农活匆忙赶从前。“当时接生是没有钱的,都是做好事。我母亲接生从来没有失手过,全都母子、母女平安的。”莫康平说,这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算是个奇迹,村民也因而都真心实意地感激她。

邓衬婵已于2001年离世。

“康平看过就没错的了”——

据守乡村为同乡衰弱保驾护航

“我刚诞生7天,我父亲就过世了,是母亲一个人把我养大的。”莫康平说。他的父亲莫礎颂诞生于1915年,曾是东莞中学校篮球队队员,卒业后回乡当教员,是东江纵队新四区的地下情报职员。1945年,年仅30岁的莫礎颂因肺病离世。

1966年,初中卒业3年的莫康平被镇里选派去石龙人民病院学医。“当时整个桥头镇去了7个人,学了两年,学战地救护,学乡村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疗,还学中草药的运用。”学成归来,莫康平成了村里的“赤脚医生”。

1969年,莫康平又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被保送到中山医学院深造,当时整个东莞才保送5人。他挑着担,走路、坐船、坐车,到了广州。“当时深造,一年只能回家一次。我去上学时大女儿刚诞生一个月,等我回来时,女儿都不认识我。”

当年的深造笔记,莫康平至今仍好好地保存着,字迹明晰。“咱们班40多个同窗,大家深造都十分认真。前年开校友会,我还回学校去看了。给我上课的邱福姗教员前几年还来东莞看过我,邱教员本年80多岁了……”

1970年,莫康平从中山医学院卒业,回到石水口村,扎根村卫生站。莫康平的医治程度在当时的桥头镇是数一数二的,村民们常说“康平看过就没错的了”。74岁的罗沛申和莫康平是初中同窗,两人又同去石龙人民病院深造过,他常常带着自己医治不了的患者,从桥头镇田新村骑单车到石水口村找莫康平。

在缺医少药的那个年代,莫康平尽己所能为村民们的衰弱保驾护航。“有一次,一个小女孩吃荔枝卡喉窒息,找到我的时分脸都青了。咱们开着拖拉机往病院赶,路上我用7号针头帮她喉咙通气。”

莫康平至今仍保存着当年在中山医学院的深造笔记,字迹明晰。

“我在父亲身上学到仁术、仁心”——

莫家第三代多是乡村医务事情者

8月12日上午10时,莫剑光匆匆走向康平诊所,他是莫康平的大儿子,本年47岁。他此前一向帮着父亲干事,去年起头挑起诊所大梁。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感冒的孩子曩昔,想要配点药。莫康平也从前帮着看了看,他还是放心不下那些病人。

莫剑光说,他从东莞卫校卒业后就一向做乡村医生,此前则在卫生站帮着父亲洗针头,跟着父亲学医。“我在父亲身上学到的不仅是仁术,还有仁心。我记得以前良多人半夜来敲门,都是来找父亲看病的。”他说。

莫剑良是莫康平的小儿子,本年44岁,受祖辈、父辈的影响,他也学医,在东莞市人民病院、桥头病院、社卫中心处置过药剂、儿科、内科、急诊、全科、医疗管理等事情,往常是桥头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副主任,是东莞第一批“全科医生”。每次他出门诊,患者多得要排长队。

莫剑良十分热爱医生这份事情,“莫医生”这个称呼让他倍感珍惜。“在我舅公身上,在我奶奶身上,我看到了老一辈人是如何救死扶伤的。1947年闹天花疫情,村民不敢接种牛痘,我奶奶抓住我爸爸就往他身上打针,消除了村民的顾虑。在我父亲身上,我更懂得了什么是据守初心,服务同乡。他是有机会进来的,但他一向守在村里。”

莫剑光的老婆、莫剑良的老婆、莫康平最小的女儿莫婉爱也都是医护职员,一家人几乎全都扎根在乡村最基层的医疗事业中。

莫剑光在康平诊所为患者看病。

“不变的是咱们扎根基层、为群众服务的初心”——

桥头镇卫健事业已产生
天翻地覆的转变

9月18日,莫剑光的儿子莫浩聪就将去暨南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报到了。本年高考,他考了596分,选择学医。从小受爷爷和父母的影响,他很早就立下了学医的抱负。

莫剑良的女儿莫睿盈新学期开学就要上初中一年级了,她也早就说未来要学医,她想做一名儿科医生。别看她年纪小,读小学时,她等于同窗眼中的“莫院长”了——她帮同窗们管理药箱,帮同窗们包扎伤口,偶尔还“讲授”医学知识。

“病得了求,医者必应尽力。做医生,等于做好事。”这句家训,爷爷莫康平从小就教他们,他们一向记在心上。“从太奶奶到爷爷,到我父亲、叔叔这一代,再到咱们,差不多100年了,这是据守,也是传承,我会做得更好。”莫浩聪说。

伴随着莫康平一家的脚步,桥头镇的卫生衰弱事业也产生
了天翻地覆的转变。1958年,桥头公社卫生院成立时惟独32人,今天桥头病院已发展成具有
723人的二甲病院,全镇共有医疗机构58家、医务职员1051人,从仅靠听诊器、体温计看病,到引进CT、磁共振等先进设备为患者消除
病痛。

等莫浩聪5年后从暨南大学卒业,置信东莞的医疗卫生衰弱事业会有更新的面貌。“看病会愈来愈
便当,患者满意度会愈来愈
高,而不变的是咱们扎根基层、为群众服务的初心。”莫剑良说。

莫康平(前)和儿子莫剑光(后排中)、莫剑良(后排右一)、孙子莫浩聪(后排左一)合影。

莫家医谱

第一代

1911年,邓学而诞生。

1934年,邓学而卒业于上海南洋医学院,曾做军医,后返乡在石龙开设诊所。

1936年,邓学而的mm邓衬婵与莫礎颂成婚,婚后在石水口起头接生。

第二代

1945年,莫康平诞生。

1966年,莫康平被镇里选派去石龙人民病院学医。

1969年,莫康平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被保送到中山医学院。

1970年,莫康平从中山医学院卒业后返乡,扎根乡村至今。

第三代

莫康平的大儿子莫剑光、儿媳罗婉嫦,二儿子莫剑良、儿媳张卓,小女儿莫婉爱都是基层医护职员。

第四代

莫剑光的儿子莫浩聪本年刚考上暨南大学医学院,行将走上学医的途径。

莫剑良的女儿莫睿盈新学期就要上初一了,她很小等于班里的“莫院长”了,她的抱负是做一名儿科医生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汪万里

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政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gemsngold.com